益气活血逐水法
心包积液|胸腔积水|腹腔积水|肺积水
不明原因积水|包裹性积水|恶性积水
活血散结生新法
肺部疾病|气管疾病|胃部疾病
淋巴性疾病|肝部疾病 |扩展性疾病
疏肝活血软坚法
酒精性肝病|心源性肝病
肝病腹水|胆汁性肝病|隐源性肝病
温阳活血养心法
难治性心力衰竭|老年人心力衰竭
充血性心力衰竭|舒张性心力衰竭
其他疾病:胸膜炎积水症|功能性积水|炎性体腔积水| 不明原因积水
所在位置:主页 > 康复案例 > >
胸腔、心包、腹腔积液患者
北京治疗积水症医院 马上电话咨询:400-050-1130

  患者:田某,男,86岁,胸腔积液,心包积液,腹腔积液,

  初诊时间:2014年10月28日  河北保定



潘医生(左)    患者外孙张铁源(中)    王子福主任(右)

  田大爷今年已经86岁高龄了,长期肺心病病史,近期因重度心衰住院,呼吸困难,胸闷,喘憋,不能平卧,肢体浮肿,经检查发现双侧胸腔大量积液,心包积液,腹腔积液等多部位积水;低蛋白血症,蛋白尿2+,积液化验未查出瘤细胞。医院予强心利尿等对症治疗及营养支持,每日进液约2000ml,双侧胸腔置引流管,1-3天内每日引流量在2000ml以上,之后每天引流量约1000-2000ml。患者呼衰、心衰、肾功能减退,病情危重,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。患者家属十分着急,无意间在网上看到北京治疗积水中医医院可以治疗各种积水病,带着试试看的态度,2014年10月28日来到北京治疗积水中医医院,迫切希望能排出积液,减轻患者痛苦。

  患者家属说田大爷是2014年9月在北京武警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的一位患者。为了让他减轻痛苦,同时尽到儿女的孝心,怀着永不放弃的心情,2014年10月28号咨询我院“王子福主任”。在北京治疗积水中医医院治疗后没想到消水效果这么好,仅仅服用中药半个月后就有明显的改善,2014年11月继续服药,现在患者明显好转。他激动的说:十分感谢北京治疗积水中医医院为老人解除痛苦,这是我们作为亲属最大的心愿。

  特此儿女献上锦旗,以表诚挚谢意,患者外孙张铁源说:希望全国的肿瘤、疾病引起的积水患者,不要乱投医,走冤枉路、导致人才两空的不幸后果......

  下面是田大爷在北京治疗积水中医医院的治疗情况:

  家属诉患者胸腔、心包、腹腔积水,肢体浮肿,多部位积水情况未能解决,仍有呼吸困难,胸闷喘憋,不能平卧,腹胀,纳差,少尿,大便2-3天1次。

  治疗:采取中药综合治疗,各15付。

  1.中药剂:泻下消水,使积存于体内之水从二便而排。按本科确定基本剂量,1付/日,分早、中、晚三次饭后冲服。

  2.汤剂:综合治疗,根据病情以强心肾,宣肺消水为主。1付/日,水煎两次,早晚各服一次。

  【11. 1回访】诉原来大便2-3天一次,服药2天,大便1-2次/天,量多,小便稍有增加,但不多,引流量没有明显减少。因患者输入量多,排出少,故引流量没有明显减少,且用药需要过程,嘱消水冲剂加量,早晚各加半包服用,注意观察大小便情况。

  【11. 5回访】用药6天,消水4包/天,一直在用利尿剂,现小便增加至2600ml/天,肢体浮肿明显消退,输液量减少约1400ml/天,大便约1-2天1次,便干;胸水引流左侧200ml,右侧600ml,较前减少;复查尿常规,尿蛋白转阴,肝功能 白蛋白由27升高至33。大便较前减少,问是否需要消水药加量,嘱仍按每天4包药继续服用,加2味中药入汤剂同煎,协助消水。

  【11. 8回访】消水药快用完了,续药,呼吸困难症状明显缓解,近日有咳嗽喘促,咳痰等症状,稍调整方剂,增强止咳化痰平喘之功;大便较前减少,引流量已经很少了,消水药仍每天4包服用。

  【11.10回访】引流管拔除,胸水基本消了,患者昨日起出现咽喉疼痛,拍照发舌象照片,见舌红无苔而干,嘱将7付汤药中加几味滋补阴液,清热解毒的药物。

  【11.17回访】舌苔有长,近日又出现咳痰色黄,燥热,盗汗等症状,嘱余下汤药中每付加几味清热除烦,滋阴敛汗之药,等药物吃完后再根据情况调整方药。

  【11.26回访】患者各部位积水均已消退,蛋白恢复正常范围,无呼吸困难,咳嗽咳痰明显改善,精神状态良好,问是否还要用药。告知应予巩固效果一段时间,以防反复,前功尽弃,应以消水药少量维持,中药调治肺心病、心衰一个阶段。家属理解,续药半疗程,予健脾益肺养心,消水宣肺法治疗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7215.com/a/kfal/1648.html

更多>>典型病例

网站首页|医院简介|专家团队| 权威疗法|点击咨询|在线留言|医院位置
院址:北京市东城区精忠街5号 邮编:100050
健康热线总机: / 400-050-1130 QQ:2265411366
版权所有北京治疗积水症医院 京ICP备17008036号-1 网
All Rights Reserved(c) beads in Beijing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